本章内容为《豆腐大侠》第十八章各路马仔齐效命的全文阅读页
顶点亚博国际首页登录网
顶点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yabovip6.con亚博国际 同人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重生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历史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耽美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科幻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乡村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网游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仙侠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竞技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热门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亚博国际首页登录排行 架空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玄幻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武侠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综合其它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推理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总裁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灵异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军事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官场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全本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好看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顶点亚博国际首页登录网 > 武侠亚博国际首页登录 > 豆腐大侠?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29? 时间:2019-9-9? 字数:13755?
上一章   第十八章 各路马仔齐效命    下一章 ( 没有了 )
  辰初时分,劳叔便和公主一身便服的行到不二馆,他们逐家瞧看酒楼及药铺,所到之处皆是造成轰动。欢呼声更是一波高过一波。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们方始行遍二十七家店面,立见黄统领匆匆前来道:“卑职恭驸马和公主。”劳叔含笑道:“别劳动大家,我们自己入宫。”

  黄统领立即应是离去。

  不久,劳叔二人已行近府衙,公主欣喜的道:“朝文武百官曾奇怪你为何独资盖府衙及这些房舍。”“没有国,那有家呢?”

  “你真令人佩服!”

  “累吗?”

  “不累,愉快的哩!”

  游、雷二人立即出来礼。

  劳叔含笑道:“没事,我们入大内回客。”

  “是!恭送驸马及公主。”

  “请!”

  劳叔二人前行近朝阳门,硬见那位老太监前下跪道:“奴才恭驸马及公主,铭谢驸马救命大恩。”“免礼!昨夜睡得吧?”

  “是的!今晨一起身,精神大振哩!”

  “吃斋了吧?”

  “是的!亦吃了一粒‘不二九’。”

  “很好,请!”

  “奴才带路。”

  进入朝阳门之后,老太监边走边介绍沿途之宫殿,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见到慈安宫前站了不少人。老太监含笑道:“驸马神技通天,各处之人昏前来请教,而且也有八名太医前来增长见识哩!”公主道:“附马今是来作客呀!”

  劳叔道:“无妨,咱付多住几天吧!”

  公主便欣喜的点头。

  不久,宫前那些年青男女含笑和公主招呼着,公主亦大方的一一介绍他们和劳叔相识,双方皆以礼相见。入官之后,便见院中桌椅已坐了上百名男女,宫中主座更是坐看太后,圣上及两位皇后,殿下诸人则陪坐一旁。努叔和公主立即下跪行礼。

  太后喜道:“坐!来,坐这儿!”

  劳叔二人立即陪坐在太后身旁。

  太后道:“驸马先用膳,你待会有得忙哩!”

  “乐于效劳。”

  不久,三百名内侍已端来精致的菜肴,劳叔按照宫礼轻嚼细咽,准备要长期抗战到底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散席,立见太后这:“驸马,可以开始了吧?”

  劳叔应句遵音,便朝外行去。

  立见一位七旬上下之高大老者在两名中年人扶提之下起身。

  公主忙道:“驸马,他最国舅,国舅功正朝廷哩!”

  “请坐!国舅以前多次出征吧?”

  “咳!果然有两下子!”

  “国舅负过伤,又受风寒侵体,迄目已累积贵体,致使国勇四肢难伸,口更以有万斤石住。”“高明呀!高明,有救吗?”

  “为了替天下苍生向国富致敬,在下愿一试,请入内宽衣,并请备金针及十二粒‘不二丸’!”两名中年人立即扶国舅向内行去。

  内侍亦快步入内准备。

  劳叔朝一位官服老妪道:“您是否销走动,便气,而且经常头晕目眩!偏偏又每夜盗汗?”“啊!准!就是这些毛病,有救吗?”

  “有!不过,仍需针炙及服下十二拉‘不二丸’,请!”

  二位侍女立即扶老妪向内行去。

  劳叔朝众人一瞥,指看一名红光面之中年人道:“您调养过度,举步甚艰,可能登不上二楼吧?”“高明,正是此症,有救否!”

  “有,不过,麻烦的,你瞧!”

  说看,他上前拉起对方之手,立即以指尖招破对方之右手食指,立见又黑又浊之血缓缓的溢出。劳叔捐破自己指尖,立见鲜血出。

  劳叔道:“贵体因过度服补,血已浊黑,若是不慎摔跤,恐怕无法再行动,盼你多加小心。”“是!是!我曾在十年前摔过一次,三年后,始能走动哩!”

  “贵体必须先服药高血及长期持斋,运动。”

  “是!”“劳叔走到桌旁,立即开出药方,道:“服药之初,必会腹及搐,千万别紧张,宜运服七帖。”“是!是!”“请!”

  立即有两位青年持药方扶走中年人。

  劳叔朝一名老者道:“贵体也甚麻烦。”

  说着,他立即上前切脉。

  不久,劳叔含笑道:“请气端坐,尽量闭住气。”

  老者依言而为,劳级立即迅速拍按他的道,不久,他一催功,老者“呃哇!”一声,已出一口黑痰。劳叔取巾接痰,道:“奇腥无比,莫非你以前曾撞过部?”

  “高明,四十一年前,曾于校场竞技时负伤。”

  “淤处已化,惟须调养。”

  说看,他已迅速开妥药方。

  劳叔道:“各位大多数只知服药及食补,却缺少运动,致使老化之身子引起不适,待会再和各位研究。”说着,他已含笑入厅。

  太后含笑道:“辛苦啦!”

  “理该效劳!”

  公主立即带劳叔向内行去。

  不久,劳叔已入客房,只见国舅已赤膊被扶坐在椅上,劳叔含笑道句:“先服药!”便上前检视金针。这些金针省甚精细,不久,劳叔已迅速出针。

  接着,他边施功推拿边道:“准备金盆接呕吐物。”

  一名中年人立即端起水盆。

  劳叔一催功,国舅不但一直呕吐,全身亦发抖不已,汗水更是迅速透头发及他的子劳叔道句:“免惊!”立即迅速出掌。

  “叭…”声中,每支金针皆溢出汗珠,一脸沉闷的异臭味道更是不停的由针孔中向外飘出。不久,劳叔边收针边道:“备六大杯水,喝完之后,立即如厕及以热水裕身,事后再服十二粒‘不二丸’。”三人立即恭声应是。

  劳叔收妥金针道:“在下于前厅恭候国舅亲自来见。”

  “谢谢!”

  劳叔一离房,公主便指向对面之房。

  劳叔一入房,立见老妪只穿中衣坐在椅上,他上前拿起金针边刺入老妪道边道:一贯体待会将会酸疼,请忍耐。”“是!”没多久,老妪已经微微发抖。

  劳叔公道:“接下来将会呕吐,请备金盆。”

  说看,他的双掌遥拍向她的道。

  呃哇声中,老妪田呕吐边叫痹。

  她那身子更是哆嗉的冒汗不已。

  劳叔行功不久,地方始不再叫疼。

  劳叔收针道:“备热水浴身,另服十二植‘不二丸’吧!”

  说着,他已收针离房。

  公主佩服的低声道:“哥真是妙手回。”

  “这儿的人吃太多,却缺少运动,全部得了‘富贵病’。”

  公主苦笑不已!。

  不久,劳叔步入院中,迅速的切脉及行功推拿着。

  一个时辰之后,国舅及老妪换上干净衣衫欣喜的入厅向圣上行过礼,方始向劳叔行礼道谢着。众人不由啧啧称奇。

  劳叔含笑道:“二位饿了吧?”

  二人立即点头。

  “二位趁机多走动一下,必可排出更多之杂物,请随行之人备水及沿途替他们拭汗吧!”

  “是!是!”“别忘了回来享用太后赐宴喔!”

  众人不由会心一笑。

  不久,他们已在四人陪侍下,朝外行去。

  晌午时分,劳叔已诊治三十七人,他一见国舅二人已经返回,他立即含笑道:“咱们别让国舅二人饿昏头,稍歇吧!”内侍立即招呼众人拭手面准备用膳。

  国舅却奔到劳叔面前行礼道:“感恩不尽!”

  “不敢当!二位自今干起,请按方服药。”

  说看,他迅速的开妥两付药方。

  太后慈声道:“驸马用膳吧!”

  劳叔立即入厅就座。

  太后慈声道:“驸马可否多炼制些‘不二丸’?”

  “遵旨,膳后请派人赴堡先取回三千粒吧!”

  “很好,这些人皆是本朝的精英,你救了他们,又慨献不二丸,哀冢今后会天天带他们散步。”一上上之广,多运动,酌量补具,必司延寿口”

  “你多吃些,别太拘谨!”

  “遵旨!”

  膳后,太后没歇息,众人亦好奇的在场瞧看劳叔大显神通,直到黄昏时分,院中之人皆满意的行礼着。劳叔大功告成的起身,立见国舅送来红包道:“附马请笑纳!”

  “不妥,且让在下略尽心意。”

  太后慈声道:“驸马收下吧!”

  “遵旨!”

  不久,他已收下一百多个红包,公主带看侍女上前,便包妥红包。

  太后道:“驸马今夜留此,明辰陪哀家散步吧!”

  “遵旨!”

  不久,众人欣然用膳。

  膳后,太后吩咐公主陪劳叔出去走走,两人便行向花苑。

  一入花苑,劳救口道:“好一个人间仙境。”

  两人便时走时停的赏花。

  他们一直逛到亥初,方始返官歇息。

  翌寅初时分,他便被远处之轻细步声及穿衣声吵醒,他稍听不久,便知道已经有一、二百人在远处等候。“哇!他们一定要陪太后健行哩!”

  他立即轻吻公主的樱

  公主一醒来,他立即低声道:“已经有不少人等若要陪太后散步,你累不累?你若累,你就歇息吧!”“我要去活动一下呀!”

  劳叔着衣步入屏风前,便见侍女已摆妥漱洗水及早膳,他漱洗之后,立即打开门窗及步入花园。阵阵花香顿使他心旷神怡!

  内侍匆匆来往,他们行礼之时,劳叔皆挥手示意噤声及含笑颔首,他们亦受宠若惊的颔首离去。不久,内侍前来行礼低声道:“驸马请用膳!”

  劳叔便欣然入房。

  他一见公主已穿上便服,另有一股秀丽,他立即含笑入座。

  “珠妹,你真美。”

  “我来不及仔细化妆,你别取笑!”

  “自然就是美!嗯!”“谢谢!”

  两人便愉快的用膳。

  膳后,两人便出厅,立见三、四百人纷纷行礼看。

  劳叔忙行礼道:“大家好,咦?国舅,您也来了!”

  “当然,吾昨晚一觉到寅初,谢谢!”

  “恭喜!可见国舅的底子厚,昨夜服药了吧?”

  “服过了,对了,可以服不二丸?”

  “可以呀!不妨于三餐后,各服一位。”

  “好!谢谢!”

  其余之人立即把握机会前来叙述昨夜之反应,劳叔亦边切脉边愉快的逐一解说看。

  不久,太后和二位内侍含笑出来,众人行过礼,太后便含笑道:“你们可真会掌握时间,饶了驸马吧!”劳叔含笑道:“大家皆有起,可喜可贺!”

  太后道:“哀家看你今后可得不时返宫一住,否则,这群人一定会嘀咕得哀家耳清静不了!”“遵旨!”

  “走吧!”

  太后便牵看劳叔及公主前行。

  沿途之中,她愉快的叙述大内盛况。

  他们逛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方始返宫,劳叔一见众人皆在拭汗及着,他立即含笑道:“恭喜各位!”众人道过谢,方始离去。

  太后笑道:“这群孩子可真听驸马的话哩!”

  “健康要紧呀!太后身子进步得令人惊讶!”

  “不错!哀家亦觉得至少年青三十岁哩!”

  “恭喜!太后宜持续运动及服用’不二丸‘,最重要的是,常保赤子心!”

  “哀家明白,附马用过午膳,再走吧!”

  “遵旨!”

  大后欣然入内浴身更衣,劳叔则仍在花园赏花。

  此时的成都史家庄大门前,正好有两名中年人抵达,她们正是梦羽及要仙,立见梦羽递信道:“在下面呈庄主。”门房道句:“请稍候!”立即入内通报。

  梦羽二人便默默观察着。

  她们于昨晚戌初时分赶到成都,便与贺明会面。

  她们一听史天炎居然吐血,不由更确定自己的判断。

  没多久,她们已经跟人厅中,立见神色深沉的史天炎挤出笑容道:“听说二位送来小婿之函,请问二位是…”梦仙一见到史天炎之双眼,便望向他的全身。

  梦羽仔细瞧了不久,便沉声道:“吾二人姓何,名叨梦羽及梦仙,今专程来访及递送劳堡主之信。”说看,她已递出私函。

  史天炎双目寒光一闪而逝,他瞧过二女,立即接住信及拆阅。

  不久,他将信放在几上,沉声道:“二位有阿指教?”

  梦羽沉声道:“你我心知肚明!”

  “我不明白!”

  梦仙朝厅外一瞥,传音道:“会主,久违啦!”

  史天炎全身一震,双眼已现寒芒。

  梦仙传音道:“会主,劳叔要我们来证实你的身份及转告一句话,只要你安份守已,他不会揭发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史天炎神光连闪,互手亦徐徐松开。

  梦仙传音道:“劳叔肯放过你,我们却要和你算账!”

  史天炎脸色一沉,传音道:“你以为吾垮定啦?”

  梦仙神色一冷,傅音道:“你还能怎样,听着,你玩我们姐妹十次,将炼功杂质入我们体中,你赠一百万两来。”“你…你胡说什么?”

  “哼!叔哥早就知道你在练什么功啦?你昨天一吐血,功力将散,你看开些,拿财保命吧!否则,你身败名裂啦!”“哼!你有何证据?”

  “你是如何害盟兄的?”

  “胡说!”

  “人证尚在!”

  “胡说!”

  “你别死鸭子嘴硬,我只要到汉那五家客栈走一趟,你昔年光股之景况一定会很精彩的。”“你…”“少废话,拿银票来,你在这些年捞了不少,咱姐妹也该喝些汤。”

  “你们不会藉此张扬吧?”

  “你不会取出别人的银票呀?”

  史天炎神色一寒,便转身入内。

  梦羽传音道:“当心他在银票上抹毒!”

  “安啦!他不会如此傻。”

  不久,史夭炎将一叠银票抛向桌上,传音道:“走吧!”

  “记住!你若敢搞鬼,你必身败名裂。”

  说看,她以丝巾包妥银票,便向外行去。

  史天炎咬得牙齿吱吱响,却无可奈何。

  他更呕啦!

  他一返回房,立即捂嘴连咳,不久,他只觉手中一,他朝掌心一瞧,赫然瞧见柒了一手的血。他骇得全身一颤,险些摔倒。

  倏听一阵步声,他捂嘴回头一瞧,便见其持巾行来她那双眼浮现泪光!他的心儿不由一阵搐。她咽声唤句:“老爷!”立即递来巾。

  他似挨了一掌,立即又一阵咳嗽。

  他以巾捂嘴咳了不久,便见巾上已染了大半条的血,他颤声唤句:“天呀!”便踉跄的扶坐在榻沿。妇人转身拭泪,强挤笑容道:“老爷歇会儿吧!”

  “我…我…菁,我对不起你。”

  史天炎唤出她的名字!妇人不由神色一阵激动。

  她咽声唤句:“哥!”立即搂着他。

  激动之下,他又一阵呕吐,妇人忙轻拍他的背部及以巾拭血道:“哥,别激动,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菁,你不知道,我…死定啦!”

  “区区吐血,不会致死。”

  “你不懂,我…我偷练‘移筋转髓大法’。”

  妇人颤声呼句:“什么?”便四肢一软。

  史天炎急搂住她,可是,鲜血又冲口而出。

  史天炎倒入榻中,立即咳个不止。

  妇人扶起他道:“哥,咱们去找小叔,他或许能救你。”

  “不!我宁死…”

  “哥,你叫我怎么办?”

  “龙见及虎儿会服侍你。”

  “不!我受不了那种日子,哥,我求你让我送你去见小叔。”

  “菁,别枉费心神,吾练此功,最忌吐血,血一吐,内功必散,我活不了一个对时了…菁…我…”话未说完,他又吐血啦!

  泪水亦溢出来啦!

  “哥!当真回天乏术吗?”

  “是的,菁,把我葬在后院。”

  “哥,别说啦,我该怎么办呢?”

  “菁,我对不起你。”

  激动之中,他又连连吐血。

  他那脸色亦渐转腊黄。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史天炎已渐昏,只听他喃哺道:“错啦!我错啦!菁!散吾财,你去和小云住在一起吧!”“不!我另有打算。”

  “也好,若有来世,我定赎罪。”

  “别如此说,我唤孩子进来送你,好吗?”

  “先帮我更衣。”

  “妊!你要穿那套黄袍吗?”

  “不!我没那个命,随便挑一件吧!”

  不久,妇人忍悲替他挣身及换上新衫,立见他那失神的双目溢泪,道:“菁,我来生做牛做马相报。”“哥,别如此说,我去唤孩子来。”

  说着,她立即拭泪离房。

  没多久,两名青年已低头入内,两人朝榻前一跪,妇人立即这:“老爷,孩子来啦!你吩咐事情吧!”“龙儿…虎儿…”

  二位青年立即齐声喊爹。

  “爹瞧不见你们年底之大喜啦!”

  二位青年减句:“爹!”泪水不由溢出。

  史天炎道:“爹要你们投效小叔。”

  “是!”“百内成亲。”

  “是!”“庄务由龙儿做主,尔二人必须孝养娘。”

  “是!”“菁,我对不起你!”

  “老爷则如此说,这一切全是缘。”

  “缘,好一个缘,菁,将乌家庄之产业给小包。”

  “妾亦作此打算。”

  “很好,汉等七处之产业也给小叔。”

  “好!”“菁,我…我要写封信给小叔。”

  “好!龙儿,虎兄,扶爹!”

  史龙及史虎立即将史天炎扶靠于桌旁。

  妇人铺妥纸,史天炎颤抖的手写了艮久,方始在纸上写出一个“错”宇,接着,他朝纸上口血。头一偏,他立即气绝。一声“哥…尖叫之后,妇人已泪下跪。

  史龙及史虎扶史天炎上榻之后,立即下跪。

  柏叟夫妇召集庄中人,立即跪在厅前。

  良久之后,妇人持函出厅,她咽声道:“庄主不幸逝世!本庄自此刻起投效劳家堡!请管老送出此函。”枯叟起身接函道:“夫人节哀!”

  说看,他已匆匆离去。

  妇人立即有条不紊的吩咐众人办后事及通知未过门之两房媳妇,众人迅即分工行事着了此时已近黄昏,乌鸦呱呱飞叫,倍添哀意。

  此时的劳叔正在大忙特忙,他原本陪太后用过午膳,便准备返堡,那知,文武百官一退朝,便来见他。他只好答他们诊治着。

  一张张药方送走一张张感激又欣喜之脸。

  天黑了,劳叔也送走最后一人,立见公主瑞茗前来道:“哥,辛苦了,太后吩咐你用膳哩!”劳叔喝口茶!便一起人厅。

  只见太后及圣上,大殿下,二位皇后含笑坐在桌旁,劳叔及公主行过礼,两人便联袂入座准备用膳。太后含笑道:“驸马辛苦啦!”

  “不敢当,乐于效劳。”

  “堡中可能有事,你们膳后就走吧!”

  “遵旨!”

  “常空回来陪陪哀冢。”

  “遵旨!”

  圣上道:“下回返官,得陪朕奕棋。”

  “遵旨!”

  公主脆声道:“爷爷奕道通天,驸马有福啦!”

  皇上不由呵呵一笑。

  太后道:“驸马何不先奕一盘棋?”

  “遵旨!”

  她实在舍不得劳叔离去,所以立即又出尔反尔。

  经此一来,大家用膳的速度亦加快不少。

  膳后,圣上吩咐劳叔陪他登上阁楼,他目往夕阳道:“朕似夕阳似朝阳,今后多偏劳驸马。”

  “遵旨!”

  “驸马昨二给大内带来朝气及和谐,今后,附马宜多空返宫陪侍太后及会会群豪。”

  “遵旨!”

  “驸马今后若发现官方有何缺失,可随时纠正及建议。”

  “遵旨!”

  两人又聊了不久,方始进入书房奕棋。

  圣上持黑子先攻,他连下二十子之后,劳救便肃容下子。

  劳叔本着‘准输不准赢,又要输得漂亮’之原则奕棋,他一见里上棋力浩瀚宏观,立即戒慎的攻守着。这盘棋一直下到子初时分,娶上方始收手道:“驸马果真天纵奇才及怀磊落,此盘棋该是驸马胜。”“不敢,圣上似登泰山指挥千军万马及睥睨天下!”

  “呵呵!呵呵!”

  公主点过棋面道:“爷爷胜半子。”

  “呵呵!高手,驸马才是真正的高手。”

  “不敢当,金龙方才若摆尾,局面立变矣!”

  “呵呵!龙摆尾,头却无力矣。”

  “不敢!不敢!”

  “夜已深,他再奕吧!”

  说着,他已起身向太后行礼。

  劳叔送走圣上,又向太后行礼,两人便含笑行出。

  “妹,你真的带走这些红包呀?”

  “当然,他们每人不在乎这三、四千两银子,可是,这六、七十万两银子供哥设立支堡或济贫哩!”“好一位财政部长,”

  “太后方才询问我是否已动用那张银票,她老人家一再催人家明天要多填一些数目,她多疼你呀!”“我明白,不过,我不打算动用它,留作纪念吧!”

  “这…填个五百万两吧!”

  “这…太多了,不妥!”

  “太后还吩咐我填六百万两哩!”

  “太多了!”

  “不管啦!我明若不办妥此事,太后会骂我哩!”

  “好吧!”

  两人踏看宁静深夜步出朝阳门不久,劳叔便瞧见洪天连站任远处,他立即紧张的忖道:“莫非出事啦?”“珠妹,洪爷爷在等咱们哩!”

  “真的呀!走!”

  两人快步前行不久,洪天连已掠来道:“史天炎死了!”

  “哇!会真?谁杀了他?”

  “气极吐血而死,瞧!”

  说着,他已递出三张字条。

  第一张是贺明叙述史天失吐血之经过。

  第二张是贺明确定史天炎已死及附上史天灾之之函。

  劳叔便专心瞧着第三张字条。

  “小叔:外子于申末遽逝,临终前嘱咐一些事,你若有空,陪小云回来一趟,你是仁善之士,你一定会回来吧?”

  署名者是“费晓菁”三字。

  洪天连道:“据质明于戌中时分面报,乌亲家今晨以两百万两只出全部产业给史家,史家决定转送给你。“史天炎将葬于庄内之后院,另外将赠送七处产业给你,史家庄亦将加入本堡,此外,百内,史龙二人将成亲?”

  劳叔问道:“这些消息得自管老吗?J“正是!你要南下否?J“要,我和小云今在即启程,麻烦爷爷应用十三鹰之汗血马。”

  “好,我即刻去安排!”

  说着,他立即掠去。

  公主问道:“哥要连夜南下吗?”

  “不错,小云之父于今天下午暴毙。”

  “你会不会太累?”

  r不会,我可以在车中歇息。”

  “何时返回呢?”

  “不一定,我会托丐帮和堡内保持联络,我带你一程吧!”说若,他捧起她,立即疾速掠去。不久,他已瞧见大鹰和另外五人跨骑站于车旁,七鹰则站在车旁,他放下公主,洪天远便道:“小云已经在车内。”劳叔道:“保持联络,偏劳爷爷费心招呼堡务。”

  “放心,不会有事的,请!”

  劳叔一上车,七鹰立即驾车出发。

  史涤云咽声唤句:“哥…”立即靠人他的怀中。

  劳叔柔声道:“节哀,你有喜哩!”

  “哥,爹怎会暴毙呢?”

  “我也不清楚,你歇会儿,路途甚远哩!”

  “我合不上眼。”

  劳叔便搂她靠坐在车内。

  “哥,德明吩咐二人赶制出两套素服,你不介意吧!”

  “理该如此,抵达成都再穿吧!”

  “嗯!”“小云,你睡一下吧!”

  说者,他已按上她的“黑甜

  她嗯了一声,便被地扶睡在锦被上。

  劳叔瞧过包袱内的两套素服及草靴,方始沉思。

  他想不到史天炎会如此早逝,他心中不由一阵空虚。

  良久之后,他掀开车帘,便坐在七鹰身旁道:“辛苦啦!”

  “属下话效劳。”

  “你们怎能得到这种千里名驹呢?”

  “属下请人于去年春天购自天山回族。”

  劳叔点点头,便注视卧车之两匹白马,不久,地点头道:“果真不愧千里名驹,若无意外,辰已之,将可抵达史家庄。”

  “是的!洪帮主已因令各地弟子协调清道及开启城门,所以,若没人拦截,辰末前,便可抵达史家庄。”“果真疾逾闪电,更难得的是既技公平稳。”

  “是的!它们的体能正处于颠峰状态,大家再过半个时辰,它们一活开血气,速度可再提高一成。”“太神奇了,天山那儿尚有汗血马否?”

  “有!尚有一百三十余匹哩!”

  “我打算买一百匹汗血马供各支堡使用。”

  “堡主英明,各支堡必可灵活行事,属下与马主颇,必可以较便宜之价格购得这一百匹汗血马。”“好!改就偏劳你们!”

  “夜风强劲!请堡主入内歇息。”

  “无妨,我喜欢这种飙车的滋味。”

  七鹰一振鞭,马车更加速离去。

  沿途之中,每逢经过一座城镇,必有三四名丐帮弟子高举火把,站于路侧致敬,劳叔亦起身挥手致意。天刚亮,马车已经冲进成都城,立听一阵阵刺耳的竹哨及喊叫声道:“驸马到!让路!让路!”只见军士及衙役在原本已经“戒严”之街道呐喊。

  城民亦好奇的房内或店内瞧驸马的真面目。

  劳叔起身拱手扬声道:“劳叔向各位乡亲致歉及向各位差爷,军士及丐帮兄弟们致谢,你们辛苦啦!”城民们乍闻响声,马车已过。

  军士们及衙役们畅谈劳叔与公主成亲之经过。

  劳叔却往此时接近家堡,立见枯叟夫妇、贺明及二千余名丐帮高手恭敬的列队站在远处。劳叔早已在半个时辰拍醒史涤云道及换妥素服。

  马车一停,史涤云悲嚎道:“爹…”立即下车趴爬而去。

  劳叔一屈膝,亦缓缓爬去。

  枯叟老泪连滴的道:“好孩子,小叔,你真是好孩子。”

  立见史天炎之匆匆前来扶起史涤云道:“小云,你身子有喜,当心些!起来!起来!”

  史涤云唤声:“娘!”母女立即抱头痛哭。

  枯叟请起劳叔道:“小叔,你来得正是时候,庄主正要入殓,你先上香,再赡仰最后一面吧!”“是!”今叔夫妇一入厅,立见厅中已摆妥大红棺木,棺盖已置于一旁,史天炎的尸体则停放在灵堂之后方。劳叔夫妇一入内,史涤云立即下跪大哭!

  倏见史天炎的惨白脸孔七孔溢血,柏叟夫妇、史天炎之及双子为之大骇,因为,史天炎从生前已吐甚多的血哩!妇人扶起史涤书,上前喃喃自语道:“老爷,一了百了,你别惦记,妾会照你的遗嘱行事。”可是,史夭炎的七孔仍然任溢血。

  枯叟皱眉道:“小叔!你说句话吧?”

  劳叔上前叩跪之后,起身沉声道:“恩仇了了,烟消云散!”

  哇!可真玄,史天炎的七孔不再溢血啦!

  妇人取巾拭血之后,咽声道:“龙儿、虎兄,入殓吧!”

  史龙及史虎便抬尸入棺。

  柏叟覆妥相盖,立即上钉。

  厅中立即一阵哭嚎声。

  柏叟钉妥棺,沉声道:“节哀!”

  妇人立即拭泪扶起史涤云。

  妇人取出一个大包袱,道:“贤婿,包袱内乃是乌家庄全部产业,以及汉等七处产业之地状及让渡书,你收下吧!”“是!”“本庄办妥丧事后,必加入劳冢堡。”

  “是!”“方才已择妥,二十一天后葬于后院。”

  “需要堡中人前来协助否?”

  “别惊动大家,此外,百内,龙儿及虎儿将与庞、林二府之千金成亲,请你多带一些人来观礼。”“是!”“你连夜赶路,歇会吧!”

  “谢谢岳母,小婿可否说一件事?”

  “请!”

  “小婿有意于全国设立五个支堡,本庄可否做为西南支堡,管辖西南地区,支堡主则由龙哥来担任。”“龙儿,你作主吧!”

  史龙行礼道:“遵命!”

  “谢谢!贺分航主。“贺明立即入内行礼道:“恭请堡主指示。”

  “本堡西南安堡正式成立,龙哥拒任支堡主,速函请本堡西南一带之弟兄来此地报到,至迟不得超过七天。”费明立即应是停去。

  劳叔将包袱递给姑叟道:“烦管老将乌家庄的全部产业挑出,一律拨西南支堡管理运用。”“是!”史龙立即行礼道:“铭谢堡主支持!”

  “龙哥别客气!”

  倏见十二位官服人员匆匆奔来,劳叔出厅道:“惊动各位,歉甚,”

  那十二人立即下跪道:“叩见驸马局。”

  “免礼,请起!”

  “遵命!”

  那十二人一起身,立即自我介绍。

  劳叔道:“太后及圣上殷盼吾于全国设立五大支堡,协助官方保国卫民,西南支堡已于方才成立,今后请各位多协助。”“遵命!”

  劳叔立即唤来史龙道:“史公子便是支堡主,请多协助。”

  “遵命!”

  “乌冢庄之全部产业已并入西南安堡,请多协助。”

  “遵命!”

  “不便多耽搁,请!”

  “下官告退!”

  十二人行过礼,立即联袂离去。

  不久,柏叟带劳叔到一旁道:“令尊和令堂之遗骨是否要移入堡中?”

  “谢谢!我来处理吧!”

  “我为了预防别人掘坟,曾设了阵式及机关,由我择处理吧!”

  “谢谢!偏劳!”

  “小叔,咱夫妇可否留在你的身边。”

  “这…方便吗?”

  “方便,我会俟机提出此事,百出一,我就北上。”

  “!”

  倏见三名老尼率领三百余名年纪不一的女尼列队行来。

  劳叔一上前,三名老厄已率众行礼。

  劳叔忙还礼道:“铭谢各位师太,请!”

  群尼人厅列妥队,立即问讯行礼!

  接看,她们庄严的诵经。

  劳叔默步行向亭中,他耳听经声,一想起史天炎耍尽心机,如今却落成这付下场,他不由一叹。立见柏叟取来包袱道:“夫人方才入二百万两银票,她说这是你该得到的,你务必要收下。”劳叔道句:“好吧!”便收下包袱。

  枯叟道:“小叔,别因此事而失意,你如今已是恩仇了了,今后正是抒展抱负,立下万世基业之良机。”劳叔长吁一口气,立即望向远处。

  不久,他泛出笑容啦!

  (全书完)
上一章   豆腐大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忍者龟情海索魂浪情小侠霸王十五妻小旋风豺狼虎咽天才赢家落剑吟妙绝天下虎过山冈
若发现 第十八章各路马仔齐效命 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本作品《豆腐大侠》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松柏生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豆腐大侠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